许昌历史文化创意旅游
 
   文化遗产是历史留给全世界的巨大财富。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中华民族历程沧桑,用精湛的工艺技术、民间艺术、民俗风情,通过家族相传、师徒相传、精神相传等形式,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无论是有形的文化遗产还是非物质文化遗产都是社会经济的重要资源。是社会多元产业欣欣向荣的动力之源。在文旅共兴的旗帜下,文化创意去提升旅游业,再用旅游业去弘扬文化、保护文化、反哺文化、发展文化,是文化遗产得到更好的保护,使中华文化传承并发扬光大的重要途径。
    一、紧迫的任务与棘手的难题
    在世界文化遗产的宝库中,最难以传承并保留给后世的就是非物质文化遗产。
    巴黎大学世界文化遗产研究中心的研究成果表明,人类历史上,每一年每一天都有大量的曾对历史社会产生过重要影响的非遗文明,随着时代经济的变迁而消失。近二百年来,由于工业化的推进,非物质遗产消失更快。中国五十年代初期大量以农耕文明为背景,以师徒相传和民间民风相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三分之二已经消失。如江浙一带流行的水上庙会,河南山东农村喜闻乐见的重彩皮影戏、中原曾盛行的手工造纸等等。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由于经济基础的变革,这种文化消失的现象愈加严重。
以1983—1988年编制的绍兴、栗阳、新安三县县志所列入的《民俗风情》条目统计来看,三县列176种特色民俗和民间绝技,至今92种已经完全消失。直到2009年国家开始对文化遗产加强保护,建立推荐保护制度以后,每年国家给予一定的资金,进行保护性的“供养”,这种消失才稍有缓和。但是这种供养能持久吗?消失能根本扭转吗?扭转的动力来自何方?面对已经失去和即将失去的珍贵遗产,历史向我们提出十分紧迫的任务和棘手的抢救难题。
    二、消失有因 再生有望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产生和存在依赖于社会需求和经济基础。社会价值取向发生变化,经济基础发生变革。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必然发生变化,那些不能适应变革者自然会消失。这是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
但是,社会价值取向发生变化,不等于没有社会需求。经济基础发生变化,不等于丧失了适存基础。对非物质文化遗产而言,只要能够培育社会需求,供给适存经济基础,精湛的非遗文化遗产不仅不会消失,有些甚至可以发扬光大。所以非遗存活的关键在于发掘开创新的动力。因此,政府保护非遗的重心不应停留于“供养”,而在于“给力”。
    当前正值中国改革开放的新时期,经济调结构、谋发展是必然的。生产、生活环境发生变化也是必然的。但是,这种必然变化的总体取向非常清晰;那就是人们将追求更高的文化意境和品质生活。非物质文化遗产正是创造意境、提升生活的源泉。是不应消失的“金矿”。所以非遗消失有因,再生有望,就看我们如何进行文化创意,如何用文化产业供给持续力。
    三、文化旅游是给力产业
   非物质文化遗产用现代经济学观点来看,是文化创意性遗产。有很强的文化性、艺术性和创意性,有着丰富的文化经济价值。
   旅游既是经济文化,更是文化经济。文化遗产是旅游赖以生存的基础,自古道“天下山水名士多,天下名匠市井繁”,文化与旅游自古相通、相连。在三百六十行中,文化和旅游是依存度最高的两个行业。
   非物质文化遗产有两大生存动力,一个是广受社会欢迎,拥有市场需求;第二个是文化能产生财富,就是具有文化产业价值。如果需求减少,不再产生文化产业价值,这个遗产的生存动力就会消失。
    在社会变革,非遗不断消失的关键时刻,旅游产业可以中道给力,用不断的文化创意为文化遗产发掘新市场,注入新活力。
    1986年为了振兴日趋衰落的北方风筝,在山东潍坊举办了中国第一届国际风筝节,12个国家和地区的选手参加,20万游客参与,使中国风筝大热。第二年有26个国家的地区参赛,30多万游客参加。当年我作为浙江旅游代表团参加观摩,目睹了重要非遗的新生。现在风筝赛成为了潍坊的城市名片,每年吸引的游客超过200万人,中国古老民间工艺——风筝产生的价值超过10亿元。这些拥有非遗风情的中国风筝,不仅销售给海内外旅游者,而且销往世界各地,成为当地的一大产业。
    浙江建德的九姓水上渔民婚礼是明清间流传甚广,特色十分显著的民俗风情。由于新安江建坝改变了渔民生产结构,九姓婚礼几尽消失。1995年建德旅游局利用“水上看新安”的游船活动,发掘了水上婚礼。使游客在游览中,深切体验了渔家婚庆的文化特色,加深了对建德的印象。不仅提升了艺术价值,也产生了经济价值,使消亡的水上婚礼得到了新生。现在九姓渔民婚礼已成为建德旅游的重要节目。
    旅游产业的“给力”体现在四个方面:一是通过旅游宣传,扩大了非遗的文化影响,引起了社会的重视与关注。二是通过引进大量游客,产生了直接和间接的市场需求。三是通过旅游开发再造了非遗的生存环境。四是通过游客的购买和推广销售,为非遗提供了持续发展的经济动力。
    四、发展才是真正的保护之道
    非遗文化十分珍贵,但是并非所有的非遗文化都能顺利转化为旅游文化。只有用文化创意,使历史文化转化为旅游文化,旅游产业才能使得上力,才能助推文化的传承和新生。因此历史文化的智慧转化,成为文化发展的关键。由于历史文化涉及面广、品类繁多,需要进行细致深入的发掘。应从寻找时代结合点着手,使古老的历史文化焕发出具有时代精神的文创活力。
   上世纪60年代,浙江富阳的手工造纸被机器造纸所取代,充满江南风情的水碓造纸几乎丧失殆尽。1986年,在富阳新沙岛以“走进新沙 体验蔡伦”为主题,发动有手工造纸技艺的农民开发造纸旅游,建造了全国第一个造纸农家乐,开创了全国非遗旅游的先河。当时我有幸陪同国务院副总理谷牧登岛体验了手工造纸,谷牧副总理欣然提下了“农家乐,旅游者也乐”的题字。这之后手工造纸工艺的传承继续光大,十年后已发展到手工造宣纸和制版印刷,延伸发展成全国最大的古典善本手工印刷作坊群——富阳造纸城。而今非遗文化已成为富阳重要的文创产业,为社会创造了越来越大的精神财富和物质财富。
    富阳的经验在于不仅重复再现了非遗的造纸工艺,使游客体验到了蔡伦造纸的文化精髓,更重要的是,富阳使蔡伦造纸迈向了活版印刷,再现了印刷古文明。同时,又不失时机的发掘水印、拓印等古印工艺,印出了中国古典名著,创办了全国最大的古典手工印刷厂。这一系列的市场开发和产业运作,使古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发展成为重大文创产业,成为用发展激活非遗,用发展保护非遗,用发展光大非遗的典范。
实践证明,只有通过发展,才能最终保护非遗。
发展是真正的保护之道。
    五、许昌是文化遗产的富矿地
    许昌是中华文化遗产最丰富的地区之一,是中原文化核心带中的核心区。许昌有许多、国家级的历史文化遗产;许昌是华夏之源、夏朝故都、华夏第一都,已是许国故都、汉魏故都。许昌是“许昌人”的古人类遗址、春秋许国的故都遗址、中国第一个王朝的发源地,是中国的钧瓷之乡、中国金融生态城市,也是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和中国中医药材之都。许昌历史悠久,遗存丰富。有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遗址,有新石器时代的灵井文化、石固文化、夏代钓台文化、禹王文化遗址,是著名的三国文化发源地。在500个中国三国名胜中,80余个在许昌。这些丰富的文化为资源创意文化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空间。
    其中,中国名瓷——钧瓷,许昌是原创地,在中国文化瓷、时尚瓷发展史上占有重要历史地位。可以结合当代文化品位和时尚需求,进行文化再创造,光大历史名瓷,形成时尚用瓷的文化瓷业。在中国,三国演义家喻户晓,有许多精彩故事发生在此,其文化可塑性、影视表达性甚佳,可以从戏剧、影视、动画动漫多个角度再现三国的精彩和历史文化智慧,可以大大提升许昌的城市魅力和文化产业竞争力。
   六、创意开发,提升许昌旅游魅力
   许昌历史悠久,是中华第一都夏朝国都所在,旅游资源虽然众多,但资源分散,遗存实体留存不多,资源单体规模不大,因而一直未形成重大国家级旅游品牌。除了个别景区旅游吸引力较好外,与西安、大同、洛阳相比,尚有差距。
   在中国黄河流域,由于龙门石窟、西安兵马俑、大同石窟等重大国家级文化景区的影响,许昌要在旅游竞争力上取得突破,必须避开几大古都的遗存强势。许昌要在进取中用文化的当代发展——文化创意对名景名典进行创造整合、用文化旅游、智慧旅游开辟新市场、聚焦新热点,用时代对文化的需求,通过创意形成核心竞争力,从而实现创新取胜、错位竞争。
   因此用多元文化的产业视角,当代社会的文化需求,对许昌历史文化、非遗文化进行梳理、整合和创意显得非常重要。
    一、建议从创建三国旅游学的角度将三国典故景观化。将关羽秉烛夜读《春秋》的春秋楼、别曹的霸陵桥、射鹿台、文峰塔、天宝宫等整合成三国故事园,将杜牧、欧阳修、范仲淹、苏轼、苏澈等名人三国凭吊的诗词文化丰富三国故事园,使之成学诗词、学书法、学历史的现代文化园。成为全国独一无二的修学文化园林。
   二、许昌文化溶入现代产业。把许昌历史上留下的大量文化遗存、瓷器铜饰、铜雕工艺、诗词、书法、故事以文化延伸、文化创意、文化演绎等多种形式溶入到当代产业之中,如创办三国名宴、三国歌舞、三国古乐、三国卡通故事片以及铜雕公园、大禹治水园等文化旅游产业中,以及工艺品制造业之中,用产业的后劲使古老的许昌文化传承光大。
   三、在美丽城乡建设中传承历史文化。当前中国已进了创生态文明,建美丽中国的新经济时代。许昌在许由农耕拓田时起就成为了中国农耕文化之祖。历史上许昌曾是中国北方的文化与经济中心。因此抓好美丽乡村中的生态文明建设和文化建设,再显历史上丰富生态的农耕文化,也可成为新兴而重要的旅游目的地。在许昌郊县郊区的景观农业发展中,保留并发展乡村民俗,发掘非物质文化遗产,具有重要的意义。开发中可结合钧瓷制造、中药泡制、青铜歌舞、顺店刺绣、长葛古绒、陈氏皮影等文化遗产形成产业乡村,使美丽乡村向着美丽经济方向发展。
    中原文化的发掘和发展正处在欣欣上升之期,通过我们这一代人的创造,许昌悠久而丰富的历史文化必将注入新的篇章。
   
 
    作者:何思源  (浙江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兼职教授,浙江省旅游新闻发言人,杭州世界休闲博览会副主任,北京2020年世界休闲大会总策划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