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振平:许昌三国文化产业发展路径探析

时间:2017-04-05 10:46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许昌三国文化产业发展路径探析
石振平
(许昌职业技术学院  人文系,河南 许昌461000)
【内容摘要】许昌作为三国时期的政治、文化重镇,拥有丰厚的三国文化资源,但相应的文化产业并没有达到应有的高度,与文化资源的厚重并不相称,因此许昌三国文化产业还有广阔的发展空间,本文试从拓展旅游产业链条、与传统和新兴文化产业有效融合、打造精品资源、开发寻根文化、优化产业结构等方面探讨许昌三国文化产业发展的路径。
【关 键 词】许昌  三国文化   文化产业   
 
一、 许昌三国文化产业发展现状
(一) 许昌市的三国历史文化资源
    许昌作为古颍川之地,地处天下之中,自古就人文荟萃,俊才星驰,有着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尤其是三国时期,曹操“奉天子”定都于许,以许昌为根基,南征北战,开疆拓土,建功立业,乃至有“魏基昌于许”之称。许昌的历史地位得到前所未有的提高,三国时期是许昌历史上最为璀璨、最为厚重的一页。据统计,在名著《三国演义》的120回中,有51回与172次涉及许昌,许昌也因此被命名为“中国三国文化之乡”。至今,许昌还留存有大量的关于三国时期的历史遗产。如果按照许昌三国历史文化资源的性质来分类,大致可以分为如下三类:
1.名人文化资源
   整个建安二十五年间,许昌都是作为天子帝都而存在,作为全天下的首善之区,其时的许昌可谓群贤毕至,英才济济。大凡三国时期著名的政治英才、军事将领、文学俊彦、科学精英都在许昌留下他们的足迹,印刻下他们的文治武功、文采风流,遗留后世大量的民间传奇、故事传说。三国时期在许昌活动过的历史名人按照籍贯来划分,既有外地人士又有本土精英。在外地名人中,最有名者莫过于曹操,许昌能在中国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与曹操密不可分。在曹操雄踞许昌的二十五年里,外定武功,内兴文学,治军理民、屯田积谷、求贤揽才、讨平群雄、抗吴击蜀,留下赫赫功绩。今天,许昌保留的关于三国文化的历史古迹以及非物质文化资源都直接或间接的与曹操相关。甚至说没有曹操,许昌的历史文化将不会如此厚重。许昌三国文化的核心是曹魏文化,而曹魏文化的核心是曹操。发展三国文化产业也必然是主要围绕曹操来出题目,做文章。许昌所应重点关照的外地名人资源除曹操之外,当属关羽。关羽是中国民间文化中最为神圣的人物之一,在中国古代,几乎人人膜拜,家家供奉,是中华民族忠勇诚信品质的象征。而关羽也与许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其身在曹营的日子基本上都是在许昌度过的,今天许昌两处著名的人文景观春秋楼和灞陵桥也都直接与关羽相关。因此,弘扬许昌三国文化,关羽也应是我们重要的宣介对象。再如,许昌也是建安文学的核心人物曹丕、曹植与建安七子——孔融、陈琳、王粲、徐干、阮瑀、应玚、刘桢的主要活动地,他们生逢乱离之世,慷慨激昂、悲凉万端,发抒情怀,吟咏成诗,挥翰摛文,开创了文学史上的一段黄金时代——建安文学,“彬彬之盛,大备于时”(钟嵘《诗品序》)。
   许昌历来钟灵毓秀,贤才名士代不乏人,在汉末三国时期,许昌人文气象更是云蒸霞蔚,将相之才、风雅名士层出不穷,其时就有“汝颍多奇士”之称。曹操身边重要的谋士群体几乎都是由颍川士人组成的,著名者有荀彧、荀攸、钟繇、陈群、郭嘉等人。开发许昌三国文化中的名人资源,更应该将本土士人作为重要对象进行深度挖掘。综上所述,名人文化资源是许昌三国文化中的一笔重要财富,在全国也是独一无二的,是其他三国文化区域所不能比肩的优势所在。
2.胜迹文化资源
   许昌作为三国时期的首善之区,留下了众多的文化遗产和名胜古迹,据许昌本土学者张兰花《曹魏胜迹》一书记载,许昌较为著名的历史遗迹有六十四处之多。这些历史遗迹、人文景观或为古时三国遗址,如汉魏故城、运粮河,毓秀台、钟繇故里、陈寔故里,或为名人墓葬如华佗墓、董妃墓、伏皇后墓、张潘二妃墓、八龙冢、王允墓、马腾墓、曹彰墓、郗虑墓、徐晃墓、夏侯渊墓、夏侯惇墓、毛玠墓、贾诩墓、徐庶之母墓。或与三国史实牵连如受禅台、三绝碑,或与三国人物相关,如春秋楼、灞陵桥、关帝庙、德星亭、尹宙碑。 
3.文物文化资源
   许昌三国文化资源除地面上的古建、遗址、墓葬、碑刻外,近年境内也相继出土了大量的汉砖、汉瓦、汉代铜器、钱币等文物。在汉魏故城附近,出土过鸟纹、绳纹板瓦,鱼纹、云纹、花叶纹画像砖,制作精美,饰龙凤战车图形的空心陶立柱,上镌“千秋”、“万岁”字样的青砖和瓦当。1985年在古城皇宫遗址区还出土了一件深浮雕四神柱础,上雕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图像,据考为许都宫殿建筑构件,属国家一级文物。此外出土的零碎文物还有汉鼎、铜矛、马衔、车饰、箭簇、钱币及曹魏时期大型行军造饭锅,石碾及犁铧等。
(二)许昌三国文化产业开发现状及面临的问题
   当前,许昌的三国文化产业开发主要是以旅游业为主,作为许昌三国文化标志的春秋楼、灞陵桥以及新修复古建筑——曹丞相府是许昌吸引游客、旅游创收的三处主要人文景观。随着近几年许昌大力对外宣介城市形象,塑造城市品牌,每年举办三国文化旅游周扩大影响,三国文化这张城市名片日益响亮,旅游经济产值也逐年提高。据《许昌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统计公报》公布的数字,2011年、2012年、2013年全年全市接待国内外旅游者的人次分别是709万、855万、977万,增长率分别是17%、19%、14.9%,;2011年、2012年、2013年旅游总收入分别是38亿元、43.7亿元、47.6亿元,增长率分别是21%、15%、8.9%。游客人次与旅游收入的迅猛提升,一部分是许昌的生态旅游已经显现出规模效应,但三国文化旅游占据更重要的比重。
但不容否认,许昌市的三国文化开发还远远没有达到其本身蕴含的价值含量,距离大规模、、密集型、全方位的开发还有巨大差距。即以三国文化旅游而言也有很深的挖掘空间。总体而言,许昌的三国文化产业还存在着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1.三国文化旅游产业开发项目单一,吸引力不强。目前,许昌市的三国文化旅游基本上仍然是以历史遗迹、仿古建筑为载体,以走马观花似的游览为主,在游览过程中没有参与互动体验,也几乎没有主题情景剧可以观赏(如今春秋楼已经推出情景剧,但仅在旅游黄金周期间演出),仅仅依靠门票收入维持生存。因为旅游开发层次较浅,对游客完全不能产生吸引力,也不能形成口碑效应,带动更多的游人,当然也不能带来更好的经济效益。
   2.三国文化旅游缺乏龙头项目,精品资源。当前,许昌的文化旅游项目依旧是以春秋楼、灞陵桥以及曹丞相府为代表的三个零散景点。这三处景点与国内比较著名的人文古迹相比,存在着规模较小、特色不显,名声不亮的问题,还不能产生磁场效应。非节假日期间,普通游客很少专程来许参观游览。如以我省开封市为例,则更能说明问题,开封虽说历史文化底蕴比许昌深厚,但在早期也仍然存在着景点同质化严重、开发层次较浅,特色不够的问题,但自从清明上河园开放以来,开封市的文化旅游出现质的飞越,以一个棋子盘活旅游这盘大棋。
   3.三国文化产业链条延伸不足,与文化创意产业没有形成有效对接。当前许昌的三国文化产业开发仍然是以旅游业为主,而没有将三国文化开发放置到一个大文化产业的格局中去探索和挖掘其本身的价值。《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一文提到,“推进文化产业结构调整,发展壮大出版发行、影视制作、印刷、广告、演艺、娱乐、会展等传统文化产业,加快发展文化创意、数字出版、移动多媒体、动漫游戏等新兴文化产业。”由此可见,文化产业的内涵相当丰富,许昌的三国文化产业也应该以开放的思维积极拓展产业空间,综合运用创意、科技、金融等多种手段用足资源,最大程度地发掘利用传统文化资源中包含的精华,形成花样繁多、内容充实的精神产品,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最大化、双丰收。
             
二、 许昌三国文化产业发展对策与建议
    当今文化产业在我国正方兴未艾,日益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的重要支点、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重要着力点。党和国家政府对文化产业的发展给予了高度重视,2011年发布《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 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2012年印发《国家“十二五”时期文化改革发展规划纲要》,提出“加快发展文化产业,推动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这一总体目标。而当前我国文化产业的增加值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还比较薄弱,与发达国家相比,有相当大的差距,这也意味着文化产业还有足够广阔的发展空间。根据国际经验,人均GDP从3000美元向6000美元迈进,会带来居民的消费升级,娱乐教育文化服务类支出比重就会上升。同时我国经济增速在经历多年的高速增长期后,已经开始进入放缓通道,2016年我国经济增长速度将继续保持中高速发展,而不是之前的高速发展,在经济发展放缓时期,往往是文化特别是文化产业得以发展与繁荣的机遇期。在我国,继房地产、汽车拉动经济高增长10 年之后,文化产业将成为新的经济拉动引擎。因此,今后的经济发展时期,文化产业将迎来它的黄金时代,我们也面临文化产业发展的最佳历史机遇期。因此,许昌的三国文化产业也应该抓住机遇,因势而谋、应势而动、顺势而为,找准发展差距,分析问题所在,寻找善谋良策。针对许昌三国文化产业发展所面临的问题,本文认为应从以下几个方面做好统筹谋划:
(一)拓展三国文化旅游产业链条,开发文化创意产品
    现在许昌的三国文化游基本上还是依靠门票经济拉动,而且由于仅有的三处三国文化景点规模偏小、互动体验不足,形式上的个性模糊,以致于门票价格偏低、客流量不足,许昌三国文化旅游产值相应也处于偏低的水平。某种程度上讲,许昌有旅游城市之名,而无旅游城市之实。因此当务之急,许昌的三国文化旅游开发是拉伸产业链条,力求尽可能地提升三国文化所承载的产业附加值。产业链条延伸可以从两个方面入手:
   首先,丰富三国文化旅游内容。文化是一个内涵极其丰富的慨念举凡与我们日常生活密不可分的政治、制度、道德、信仰、文学、哲学、风俗、音乐、饮食都可以纳入到文化的范畴。但是今天我们的三国文化旅游绝大部分将关注的目光聚集于三国时期的政治风云、军事斗争,而忽略了三国文化所包含的其他繁富的内容。今天我们常说许昌的三国文化旅游是“有听头儿、没看头儿、没玩头儿,更没留头儿”就说明了三国文化旅游内容过少这一现状。因此,三国文化旅游还应该向更深层次挖掘。汉魏时期的礼仪、乐舞、餐饮、娱乐、养生都应该纳入到我们的开发视野,让它们在今天重新鲜活起来,一方面给游客带来强烈的新鲜感,代入感,同时也能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
   其次,开发三国文化旅游纪念品。许昌三国文化旅游的另外一个不足之处就是纪念品严重缺乏。外地游客来许观光之后,基本上找不到有关三国文化的纪念品作为留念或馈赠之物。而事实上,以许昌三国文化底蕴之厚重开发旅游纪念品并非难事。例如三国文化完全可以和许昌钧瓷文化产业结合起来,开发具有三国文化内涵的钧瓷工艺品,比如关公像、曹操像,以及关于三国时期传说、故事的钧瓷产品。还可以和许昌姚花春酒厂结合,开发具有三国文化特色的酒品,如青梅酒。此外,许昌现在保留的碑刻拓片、钟繇书法复制品都应该作为纪念品来大力开发。作为旅游纪念品不但能带来经济效益,而且可以产生巨大的广告效应,增强许昌的历史厚重感。
(二)加快三国文化与传统和新兴文化产业的有效融合
    文化产业既包括出版发行、影视制作、印刷、广告、演艺、娱乐、会展等传统文化产业,也包括文化创意、数字出版、移动多媒体、动漫游戏等新兴文化产业。但无论传统文化产业还是新兴文化产业都是以文化为载体的,文化是其内在的灵魂,也是决定其是否能够赢得市场、发展壮大的核心要素。另一方面,传统文化也必须与产业相结合,活化于人们的生活中,而不是沉寂在典籍文字里,才更加富有生命力。因此,许昌三国文化的弘扬光大,三国文化产业的繁荣发展都要求与传统和新兴文化产业进行有效对接,有效融合,相得益彰,协同共赢。
    三国文化与出版发行业的对接。三国文化本身产生在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背景下,政治风云变幻莫测,兵戈铁马动人心魄,运筹谋略诡谲多变,再加之明清以来《三国演义》小说的传播,三国文化相比其他历史文化形态,其一个巨大优势就是家喻户晓,深入人心,老百姓喜闻乐见,具有巨大的民间影响力。因此我们有理由围绕三国文化进行重点选择、精心策划,出版三国文化系列图书。《易中天品三国》创造的发行“神话”启示我们,只要找准选题,形式新颖,切合时代需要,就一定会深受百姓喜爱,图书自然不愁销路。
    三国文化与影视演艺业的对接。三国文化资源是历史赋予许昌一笔宝贵的物质财富与精神财富。三国文化自古及今就为文学艺术提供了丰富的素材,小说、戏曲、话本这些艺术形式里面包含着大量关于三国文化的题材。在新形势下,影视艺术蓬勃发展,为老百姓所喜爱。因此,三国文化产业的开发也应该与时俱进,从三国时期丰厚的政治资源、军事资源,名人资源中精选题材,编制剧本,拍摄一批再现历史风貌、张扬民族精神、体现许昌特色,在全国都具有影响的既叫好又叫座的影视作品。在这一方面,前段时期央视一台播放的《大河儿女》就非常具有启示意义。钧瓷文化在许昌乃至中原地带人们耳熟能详,但并不意味着中原区域之外的人对钧瓷都有深入了解,但仅凭《大河儿女》在全国范围的热播,许昌钧瓷文化一时之间就马上传播到了大江南北,实现了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的共赢。
与普通百姓贴近的艺术形式除了影视艺术,还有音乐、舞蹈、戏曲等表演艺术。如今,演艺业在文化产业中的地位愈来愈重。随着经济的迅速发展,民众的文化娱乐支出比重不断增加,文化消费时间逐渐增多,对文化产品的选择性日益增强,逐渐向高层次的精神文化需要转移,观看娱乐性强、影响力大的演出节目将会成为民众最为普遍的文化消遣方式之一。因此,将三国文化与演艺业进行对接,融合到文化旅游产业发展中去,是三国文化产业化的必由之路。在这一方面,成功案例多不胜举。例如,现如今遍地开花的“印象•刘三姐”、“印象•丽江” “印象•西湖”等“印象”系列,再如我们河南的“禅宗大典”、“大宋•东京梦华”等,都取得了非凡的效益,值得我们借鉴。
    三国文化与动漫产业的对接。三国文化因其是中国历史上最为精彩纷呈的一个时代,所以成为游戏业的一个热门题材,从日本到中国,以三国为主题或背景的游戏不胜枚举。其实游戏业与动漫业有许多相通之处,但迄今为止,在国内具有影响力的关于三国文化的动漫作品却为数不多,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但对于我们许昌而言,也未尝不是一个机遇。面对这样一个市场空白,许昌的文化产业应该不失时机,将三国文化主题的动漫产业做大做强。开发三国主题动漫,并不一定非要拘泥于三国史实或《三国演义》小说情节,为让消费群体耳目一新,不至于文化审美疲劳,完全可以以三国文化为背景,另起故事架构,在这一点上,国产动漫《秦时明月》就是一个极为成功的案例。因此,守着三国文化这座金矿,许昌开发三国动漫必将大有可为,也必将大有作为。
(三)打造三国文化产业精品资源,树立旅游品牌
    当今,制约许昌三国文化旅游产业的一个瓶颈就是精品旅游资源过于贫乏,不是广大游客理想中的旅游目的地。因此,许昌发展文化旅游产业的当务之急就是打造精品资源,树立旅游品牌。历史文化资源丰厚如西安者还积极打造“曲江模式”,整合开发新的文化景区,吸引更多的游客前来旅游,大大增强了文化旅游产业的吸金能力。西安曲江新区从2002年以来,先后投资300多亿,以盛唐为特色,以项目为载体,充分挖掘和有效整合历史文化资源,建成了大雁塔景区、大唐芙蓉园、曲江海洋世界、曲江池遗址公园、唐城墙遗址公园、唐大慈恩寺遗址公园,大唐不夜城、寒窑遗址公园、秦二世陵遗址公园等一批重大文化工程。现在曲江已经成为示范全国、引领西安的文化产业发展平台,旅游人数从2002年的不足200万,上升到现在的每年3000万。许昌作为历史文化城市,如欲旅游立市,其基础也必须是打造一批或一处叫得响、吸引人、辐射广的精品旅游资源。
    比如我们可以仿效开封清明上河园的那种“一朝步入画卷,一日梦回千年”的复古再现形式进行运作包装,邀请相关的历史学家和文化学家,在考证《三国志》等相关史料和《三国演义》以及大量的三国故事、三国传说的基础上,引进民营资本,修建一座具有参与性质,追求人与历史互动的三国文化主题公园。这样的一个大型三国文化主题公园,按照魏蜀吴三国的区划设计成特色鲜明的三大分区,游弋穿梭其间的服务人员与警戒人员皆按照魏蜀吴三国的不同服饰要求着装。魏蜀吴三大分区则可以按照正史上的三国区划图设计出微缩景观的长江、黄河、蜀道等著名地理标示作为主题区域的隔离带。整个主题公园按照汉末建安时期行政区划进行整体规划,不同的州郡就以当时的名称来命名,例如许、洛、长安、荆州、乌丸、邺城、柴桑、成都、石头城等,追求真实效果,还原历史真实,使人们恍若穿越时空回到了那个群雄逐鹿的中原大地。而一些著名关隘或战场如虎牢关、官渡、赤壁、长坂坡、华容道、子午谷、五丈原等尤其要标注明白,并将其设计成为人们参观游历的主要区域。
    在每一个微缩景观组成的分区中,我们可以结合三国传说与三国历史,设计若干有极高群众参与性质的主题游戏或者演艺节目。在游戏或演出中普及三国知识,弘扬三国文化,提高游客的参与和互动热情。需要提出的是,这个主题公园的表现形式必须符合历史真实,只有这样才能营造出具有深度和历史厚重感的文化原貌,使这一文化旅游产业具有可持续发展的张力。
    在主题的设置上,可以考虑两个因素:首先是发生在许昌附近,体现曹魏文化品格的故事;其次,也可以结合三国传说,配合开发一些并未发生在许昌但是有较强的故事性与参与性的主题,例如桃园三结义、三英战吕布、七步诗、华容道等。
(四)依托三国名人资源,开发许昌寻根文化
   许昌地处中原,历史悠久,是中华文化的早期发源地之一,因此自古以来就是人文荟萃之区,文物昌盛之地。才智超群之人层出不穷,不少族姓更由此地而繁衍荣耀。因此发展寻根文化,是许昌得天独厚的一项优势,应当成为许昌发展文化产业的一张响牌。
三国至魏晋时期,中原大地出现了很多世代相传,门第贵重的士族之家,如颍阴(今许昌禹州)的荀氏家族,长社(今许昌长葛)的钟氏家族,鄢陵(今许昌鄢陵)庾氏家族等,这些士族皆昌显于许昌,声名显赫,文化名流奕世相继,为华夏文明的薪火相传做出了重要贡献。其后世宗嗣自然也以这一段家族历史为荣,把许昌视之为家族的根脉所系。
    因我国深受儒家文化的影响,我国长时期以来是以宗法社会为国家的基本形态,一个个家族构成国家的基本单元,因此中华民族普遍具有敬族尊亲的天性,家族观念在广大华人心中具有非同寻常的地位。近一段时期,随着经济的发展,传统文化的复归,人们越来越重视家族血脉的传承,寻根意识渐浓,特别是海外华人华侨,由于他们定居海外,与祖国相隔千山万水,他们的寻根认祖意识表现的尤为强烈。许昌凭借其优越的姓氏文化资源也成为众多海内外华人寻根溯源,归乡认宗,恳亲拜祖之地。因此,我们应该以寻根文化为契机,积极创造条件,发展寻根旅游,吸引广大华人前来寻根认祖,投资创业,回报家国。
(五)优化产业结构,形成文化产业的联动效应
    当前,许昌还是处在工业发展的中期,一产比重是12%,二产67.6%,三产是20.4%,而一个城市的发展必然是要从工业化中期过渡到工业化后期进一步过渡到后工业时期,现在我们的第三产业和工业化后期相比大约相差20个百分点,和后工业化时期大约相差30个百分点,这意味我们第三产业的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此许昌应该紧紧抓住自身优势,大力发展许昌的三大文化产业:三国文化产业、生态文化产业与钧瓷文化产业,一方面应该根据三大文化产业的自身优势,政府扶持,市场推动,培育特色,发展壮大,各自成为许昌市的旅游支柱产业;另一方面这三大文化产业应该联动发展,形成集聚效应,具体来讲就是在推外宣传上,在实际运作中,探索将三国文化之旅、生态休闲之旅、钧瓷文化之旅融为一体,优势互补、协作共赢,打造许昌大旅游,大发展的局面。
【主要参考文献】
1.卫绍生.《河南文化发展报告(2013)》[R].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
2.张万玉.关于促进河南文化产业发展对策的几点思考[J].华北水利水电学院学报,2010,26(6).
3.慧琳.河南文化产业中存在的问题及对策[J].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学报,2007,26(5).
4.刘霞.许昌三国文化旅游资源一体化开发研究[J].许昌学院学报,2010,29(4).
5.刘玉堂 陈绍辉.三国文化资源与湖北文化产业发展 [J].江汉大学学报,2007,26(6).